金刚经福音网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佛学知识

印光大师精要法语讲记 壹、安心篇 二、仗佛慈力

时间:2019-09-10 09:18:34| 作者:

印光大师精要法语讲记》--2007年3月28~30日讲于韶关丹霞山锦石岩寺

【壹、安心篇】

二、仗佛慈力

5. 「全是佛力」之文(坐船过海之喻)

佛法法门无量,无论大小权实,一切法门,均须以戒定慧,断贪瞋痴,令其净尽无余,方可了生脱死。此则难如登天,非吾辈具缚凡夫所能希冀。若以真信切愿,念佛求生西方,则无论功夫深浅、功德大小,皆可仗佛慈力,往生西方。此如坐火轮船过海,但肯上船,即可到于彼岸;乃属船力,非自己本事。信愿念佛、求生西方亦然,完全是「佛力」,不是自己「道力」。(续编卷上.与张静江居士书)

譬如一颗沙子,入水即沉;纵有数千万斤石,装于大火轮中,即可不沉,而运于他处,以随意使用也。石喻众生之业力深重,大火轮船喻弥陀之慈力广大。若不念佛,仗自己修持之力,欲了生死,须到业尽情空地位方可。否则纵令烦恼惑业断得只有一丝毫,亦不能了,喻如极小之沙子,亦必沉于水中,决不能自己出于水外。(增广上.覆裘佩卿居士书二)

这两段应该说很好懂的,很清楚、很明了的。是两个比喻:一个就是「坐船过海」的比喻,一个就是「沙石火轮」的比喻。

第一段首先讲:

「佛法法门无量,无论大小权实」:这个就是讲通途法门。「大」是指大乘佛法;「小」是指小乘佛法;「权」是指方便权巧的法门;「实」是指真实究竟的法门。这是我们佛教的名词。「权」即权宜,权宜之计,佛本来是想讲真实的法,但是众生的根机不成熟,只好权宜将就你的根机,讲一个你能接受的法门;「实」是佛本身所要讲的真实的法。比如说讲「三乘」:声闻、缘觉、菩萨乘,这个是权;讲一佛乘,都可以成佛,这叫实。不管大乘、小乘,权法、实法,一切法门,你都要怎么样?

\

「以戒定慧,断贪瞋痴,令其净尽无余,方可了生死」:这个不是那么简单哦!

三毒烦恼难伏难断,难如登天

对付烦恼有三个层次:

第一,要降伏烦恼。烦恼都降伏不住,它把你降伏住了,那就完了。

第二,要断除烦恼。只能降伏,不能断除,那不行。

第三,要净尽烦恼。断除,还要干净,不剩一点点。

这三个步骤,才可以了生死。

圣道一切法门都是靠戒定慧的力量,断贪瞋痴烦恼,达到净尽无余,彻底干净了,没有一点点剩余了,这样才可以了生死。

贪瞋痴最明显的就是贪和瞋。我们本来就愚痴,糊里胡涂的,不懂什么叫痴,整天那么糊里胡涂过。但是,贪瞋很明显,你看,起了贪心和瞋恨心的时候,你能不能把它伏得住?伏不住的,它力量大的很,你就跟在它后面跑,一点办法都没有。有些人他明明知道贪污要犯法,他就是贪了还要再贪,他都伏不住。瞋恨那就更厉害,吵嘴了,也知道,后悔来不及了,说失手了──哪有失手的?瞋恨心!小到家庭吵嘴,大到国家战事,都是贪瞋所引起的。

伏住,这是正当它现前的时候,你要把它伏下来,这个不容易啊!大家这方面都有经验、体会,瞋恨心起来了,哎呀!怎么都伏不下去,找好几个人给他做思想工作,都伏不下去,「某某人哪,你不要生气,这样对你身体不好!你高血压会上来!」

「高血压上来也不管!不然这口气吞不下去,我宁愿死了老命,也要如何如何……」

正当现前的时候,根本没法伏得住,不要讲断了,伏都伏不住。

第一层功夫,把它伏住,不让它起来,有这个定力,虽然说没有断除,贪瞋痴的根还在,但是压住了,暂时好像没有了。能达到这个功夫,你在这个世间,人家看你就像圣人一样。

第二层功夫,就是要断除,根要给它切断。因为不断根的话,它就「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」,你不断根,到时候它又出来了,要断根。

第三层功夫,断根要断得一点点都没有,你才可以了生脱死,有一点根都不行。它的生命力旺盛得很,有一点根牵住了,它就会长成一颗贪瞋痴的大树。

所以叫「净尽无余,方可了生死」。

「此则难如登天」:这个比登天还要困难。

「非吾辈具缚凡夫所能希冀」:印光大师很慈悲,他是大势至菩萨示现,他把身份降下来,跟我们平等,说:「这个太难了,不是我们这一帮充满着烦恼罪业的具缚凡夫敢希望的。」想都不要想。

那怎么办呢?那岂不是绝望了吗?虽然说佛法有无量法门,但是这无量法门都要求以戒定慧断贪瞋痴,达到净尽无余;而我们「难如登天」,无论如何都达不到,等于这些法门对我们来讲没有用。虽然是一法,可是这个门等于关掉了,因为我们做不到。

无论何种功夫、功德,皆可仗佛慈力往生西方

那怎么办呢?另外必须开一个特别法门,不然我们就没有办法了。

所以,再看下面:

「若以真信切愿,念佛求生西方」:前面是「山穷水尽疑无路」,这里是「柳暗花明又一村」,你只要「真信切愿,念佛求生西方」。

「则无论功夫深浅、功德大小,皆可仗佛慈力往生西方」:不管你念佛功夫深,还是功夫浅,你修持功德大、功德小,这个都不论,你只要真信切愿、持佛名号,都可以仗佛慈力往生西方,没有一个遗漏在外。所以这个就叫易行道、安乐门,我们都可以做得来。

怀疑木筏喻:信未入心

「真信」、「切愿」,需要对这两个词作一点解释。

什么是真信呢?这个信要入心。

我曾碰到一位莲友,我对他说:「某某人哪,你要信佛!」

「哎,师父,我信佛啊!你看我吃素多少年了,我又受八关斋戒,我又去给人家助念,都不吃不喝人家的,又教人家诵什么经,我做了多少事!我信佛啊!」

我说:「我知道你信佛,不过你要相信阿弥陀佛。」

「哎呀!师父,我念阿弥陀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阿弥陀佛我怎么不相信啊!我相信啊!」

我说:「你真的相信吗?」

「我真的相信!」

我说:「那好啊!恭喜你!你果然真信阿弥陀佛大慈大悲、大愿大力能救你,当然好了。那你往生西方应该有把握了?」

「不行不行,我往生西方还差得早。」

我说:「你信佛能救你,怎么往生西方还差得早呢?」

他说:「阿弥陀佛我百分之百相信,我就是怀疑我自己。」

「哎呀,他说得很有道理啊!」我们在座莲友可能有的点头了,「是啊!我们都很信阿弥陀佛,我就怀疑我自己。」

我说:「莲友啊!你这个没有信佛!」

「哎呀,我信佛!」

我说:「这样吧!打一个比喻给你听。」我就讲了这个比喻:

有一个人来到海边,要过大海。有两只船:一只是他自己钉的小木筏子;另一只是一艘万吨巨轮。大海今天刚好起风浪,这艘万吨巨轮的船长就告诉他说:「某某人,你要过海吗?」

\

「是啊!」

「你那个小木筏子不要坐,你就坐我这个大船,我这个大船稳当,有风浪也没有关系!你相信吗?」

「哎呀,船长,我相信!你这个大船确实稳当、确实可靠、确实有风浪也没有关系,能过海。可是,我就是怀疑我那个小船过不了。」

船长说:「你就不要坐你那个小木筏子了,你就坐我的大船了,你相信我就好了,上我的大船就可以了。」

「船长啊!我百分之百相信你,但是我就怀疑我那个小船不行。」

他翻来覆去对船长讲这句话。

说明什么呢?说明他自己从理论上认识到这个大船可以过海,但是从内心里边他没有信靠这个船长,他过海这件事情,还准备靠自己的小木筏。所以,他总是说:「我怀疑我这个小木筏不行。」

是不是这个道理?有没有听明白?

(「听明白了。」)

我们很多人是从观念上知道阿弥陀佛大慈大悲、大愿大力没有问题,「但是我自己修行不行啊!对不对?我那个小船不行啊!」说明他往生西方这件大事,他没有靠阿弥陀佛。所谓「信」就是靠,信靠阿弥陀佛。你作为一个观念,「我是佛弟子嘛,我当然相信阿弥陀佛了。」但是,你要渡过生死海、往生极乐岸,你这么一件大事,老是捏在自己手上,靠自己修行,说:「我功夫不行、我功德差、我业障重……,我怎么能往生?我不是怀疑阿弥陀佛,我怀疑我自己啊!」

诸位!这个人是不是很愚痴?

(「是。」)

有的莲友不好意思了:「嗯,这就是我嘛!」

没关系!你懂得这一点,就开智慧了。所以信佛要信佛,要信靠佛。

骄慢的怀疑

我也给莲友们讲到,我们往往觉得说:「我怀疑我自己修行不行,不能往生。」这种怀疑其实是很骄慢的。

「师父啊!我不骄慢哪,我很谦虚!我知道我修行得不好,我这么差,所以我怀疑我自己不能往生啊!」

大家要知道,怀疑要具备资格,具备资格,才能够受怀疑;没有资格,没有怀疑的可能性。

比如说,中午饿了,你会不会拿一个石头说:「这个石头,我怀疑不能填肚子。」你会怀疑吗?因为这个石头根本就不是填肚子的东西,它没有资格被怀疑。

我们所修行的功德,不过像石头一样,你不能够拿来怀疑或者信任。不能怀疑,就不能信任;不能信任,就不能作为怀疑对象。是这么一回事。

再比如说一个人来到海边,海非常的广阔,风浪很凶猛,你会不会站在海边,把自己的臂膀抖一抖,把衣服弄些水拍一拍,「嗨!海太宽了,我怀疑我游不过去。」你会这样讲吗?不会!你会不会站在丹霞山最高的山峰,看到那边一个山峰,「哎呀,这两个山峰之间太远了,我怀疑我一步跨不过去。」你会这样怀疑吗?不可能啊!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,那么你不用怀疑。

比如说你从广州要到北京去,「我怀疑我自己一个小时走不到」,这个也都没有怀疑的资格,因为你不可能做到。如果坐飞机,那就可能怀疑了,「我今天这个航班,一个小时能不能到?我怀疑,怕不能到!」这种怀疑才是合理的。

净土法门,没有怀疑的余地

大家要听明白,疑,要如理,要合理地怀疑才行。

我们修净土法门,要怀疑,你怀疑阿弥陀佛,这才合理;你怀疑你自己,不合理,就是胆大包天。

「哎呀!师父,我敢怀疑阿弥陀佛吗?你还说怀疑阿弥陀佛是合理的?」

这个,分析给你听:因为阿弥陀佛要救度我们往生西方极乐世界。就是说:「我能不能往生,我靠你,我既然信靠阿弥陀佛了,如果要怀疑就怀疑祂」,那当然,不怀疑,就是不怀疑了。「阿弥陀佛,你有没有慈悲,你有没有愿力,你能不能救我?我念你的名号,你能不能救得了我?你有没有成佛?」

祂说:「我救不了你,我不成佛。」祂成佛了,这就没有怀疑的余地了。

所以,我们这个净土法门,你是没有怀疑的余地的,你要怀疑阿弥陀佛,祂已经成佛了;你怀疑你自己,你不够资格。是不是这个道理?

所以,我们信佛,就是信靠佛,真信、不怀疑。

切愿

再讲「切愿」。「切愿」就是说我们内心里边打定主意,决定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没有任何含糊、模棱两可,说:「万一不能往生,下一辈子再来。」那不叫切愿。切愿就是跟这个娑婆世界一刀两断,我决定要往生西方的,在这个世界是陪你们玩一玩的,时间不长,只有二十年、三十年,这个都是看得很虚的,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才是我们根本的愿望,这个叫切愿。其它的愿望,有的人讲:「师父啊!我还有一个愿,我要诵一千卷《金刚经》,还没有诵完,我还有什么什么愿……」这个都不需要。阿弥陀佛只让我们发一个愿——「愿生我国」;释迦牟尼佛只劝导我们发一个愿——「愿生彼国」,至于其它的,都不着急,慢慢来,到西方极乐世界,经典有得你念,你想念哪一部经都可以,你要拜哪尊佛都行。所以,先往生西方再说。这叫「真信切愿」。

坐船过海喻:是佛力,非自力

「此如坐火轮船过海,但肯上船,即可到于彼岸;乃属船力,非自己本事」:道理很简单、很明白,我们只要肯上船,你就可以到彼岸;你能到彼岸,是船的力量,不是自己本事,对不对?我们只要肯上阿弥陀佛的大愿船,就可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。

「信愿念佛亦然,完全是佛力,不是自己道力」:这两个词很重要,一个是「道力」,一个是「佛力」,等一下会解释。

信愿念佛即上愿船

也有的莲友问:「只要上了南无阿弥陀佛大愿船,肯定可以到彼岸,我也知道。但是我就不知道我到底上了没有?」这个是不是问题?

有的人讲:「你念佛,念到心清净了,你就上大愿船了,你这样可以到。」

「师父,我没达到心清净,岂不是没有上愿船?」

印光大师在这里告诉我们:

「信愿念佛亦然」:你只要信愿念佛,就上了阿弥陀佛大愿船,没有其它的。所以叫「但肯上船」,「肯」就是你愿意、自愿。信愿念佛,不管功夫深、功夫浅,都上了大愿船;不管功德大、功德小,都在阿弥陀佛大愿船上面。

登船喻:重心要靠倒阿弥陀佛

比如登船,你一只脚在船上,一只脚在岸上,看上去有一只脚在船上,到底你有没有上船?是看你的重心。如果你重心在前脚,说明你上了船;如果重心在后脚,你其实是在岸上。

看看我们的心:你看,我们在世间要做事,要照顾孙子、儿女,我们也在念佛,看上去大家都差不多,但是最后到极乐世界点名报到的时候,有的来了,有的没有来。「哎!在娑婆世界他们都念佛啊!为什么有的来了,有的没有来?」不一样啊!因为有的人,他的重心在前脚,在阿弥陀佛的船上面;有的人也是在念佛,他后面那只脚站在娑婆世界,站得稳当得很,前面的脚只是做一个假动作,并没有在阿弥陀佛的大愿船上,这就不能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。

我们念佛,整个的重心要靠倒阿弥陀佛——就是「信愿」,确实愿意去往生。在这个娑婆世界是随缘度春秋,在娑婆世界这一只脚要成为虚步,不成为实步;极乐世界那一只脚要是实步,不要是虚步,这样才说明你上了愿船了。

你看我们法师在这里要照应寺院,又要去照应信众,但是他心里边「我就是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」,好像是在忙世间的事情,不影响他,他到时候自然而然地潇洒往生。

如果你儿女、孙子都摆在第一位,念佛只是做一个表面工作,「南无阿弥陀佛……」,也拨珠子念几句,恐怕不管用,因为你的心没有靠倒南无阿弥陀佛,你没有真的愿意去往生,都是在表面上做功夫,一遇到大病小灾了,就后退,「哎呀,阿弥陀佛,你保佑我再多活几年!」不是保佑他往生,「阿弥陀佛,我不愿意往生!」——叶公好龙啊。我希望我们在座的莲友,不要做叶公。

叶公好龙喻:没有真信切愿

什么叫叶公好龙,你们知道吗?叶公,他是个姓叶的老先生,他很喜欢龙,在家里画的也是龙,刻的也是龙,贴的也是龙,怎么样都是龙。他这么诚心,龙王就感动了,有一天,外边是晴空一片,突然之间,电闪雷鸣,龙来了,龙来就风雨跟着相随而来,「哗-」,电闪雷鸣,一条龙从天上飞到他的窗前,说:「叶先生,你很喜欢我,我来了。」这条龙从窗户一伸头,叶先生一看,「哎呀!我的妈呀!」当下吓晕过去了,吓死了。真龙来了,他害怕了──叶公好龙是假的。他好那个墙上画的,不是好那个真龙。

我们很多人嘴上讲:「阿弥陀佛,我愿意去往生!」结果得了癌症要死的时候,这是往生的前兆,他害怕了,他不愿往生了;岂不是叶公好龙?所以,各位不要做念佛的叶公。

这说明什么?他虽然也在念佛,但是不具足信愿,没有真信切愿,没有上阿弥陀佛的大愿船。

打太极拳喻:虚和实要分清楚

你再不识字,你再没有智慧,你烦恼再重,业障再重,你只要念「南无阿弥陀佛」,真信切愿,你就上了阿弥陀佛大愿船,肯定、百分之百、个个都往生。

有位莲友也有个比喻,我觉得他说得也很好。就是我们作为一个念佛人,在世间虚和实要分清楚。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这一脚,你要踩实;世间那些事、那一脚你要放虚。儿孙、家庭,你那个放虚之后,他说:「像打太极拳一样。」你那个是虚步,人家来了以后,就不会伤害你,对不对?他「啪」一腿扫过来,你虚步,抽腿很方便、很灵活,抬起来也行,放下也行,「你就是打着我,我也不会受伤害」。

你看我们很多人念佛,他把世间的事看得太认真,把世间看得太实,把念佛看得很虚,「能往生吗?不能往生吧!」这样,他就容易受伤害,夫妻、家庭、儿女,一点小事,一点烦恼,把他弄得死去活来。你真的是念佛愿意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人,这个世间的事情都摆平了,有什么摆不平的?对不对?我都愿意去往生了,你欠我十万,欠就欠了吧!我马上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;你骂我,骂了就骂了吧!年轻的时候,老公很恩爱,老的时候就嫌弃我,嫌弃就嫌弃吧!有观世音菩萨做我胜友,还稀罕世间凡夫吗?有什么舍不得放不下的?没有什么。这个都很虚!

「哎呀,他伤害我了。」谁伤害了你呀?自己伤害自己,把世间看得太实在,这一脚站得太实,他就是你的善知识,「咚」,给你一脚,让你觉得很痛苦,你就会抽身了。等到我们愿生极乐世界这个心很实在,阿弥陀佛那里很实在,阿弥陀佛保护着我们,非常好!决定不会受伤害。

所以,念佛的人,你真信切愿,世间的事自然看得淡,说走就走,非常自在,很潇洒!不是我们有这个能力,是阿弥陀佛有这样的誓愿力量。

信愿念佛就是靠上佛的力量

念佛,「完全是佛力,不是自己道力」:印光大师说得很肯定。我们信愿念佛就是靠上佛的力量,你不信、你不愿、你不念佛,就没有靠上佛的力量,只要信愿念佛,完全靠佛的力量。

有人这里有误解,说:「那不靠我自己念佛吗?」当然靠你念了,阿弥陀佛不能代你念。你念佛才是靠佛的力量,不是说你念佛是靠你自己的力量,靠你自己的力量要靠戒定慧。

就好像坐船过海一样,你坐上船,才能靠上船的力量;你不上船、不坐船,怎么靠船的力量呢?你不能把坐船当靠自己力量,「你看,我坐船,所以靠我的力量。」──你坐船才靠船的力量。如果要靠自己的力量,就是自己游水、不坐船。

我们要渡过生死大海,要靠阿弥陀佛的力量。

当然,如果这一点你想不过来,说:「我就是要靠自己念嘛!」也可以。你念佛还是靠你自己念,佛不能代你念,你自己念。

重石乘船喻:业障由阿弥陀佛承担

我们看下面这一个比喻:

「譬如一粒沙子,入水即沉」:一粒沙子虽然很细,但是,如果放在水里边,「呼」沉底了。

虽然有千万斤的石头,装于大火轮船当中,它不仅不沉下去,而且还可以运到彼岸,随意使用。

千万斤的石头,代表我们凡夫业障深重;大火轮船,代表阿弥陀佛的六字名号、大慈愿力;我们肯信愿念佛,代表我们的业障,投靠在阿弥陀佛的身上。

各位老菩萨,我们的业障,我们自己挑不动啊!昨天上山的时候,我那么一点行李,我都挑不动,我请人家挑;我们生生世世的业障,靠自己去消业,靠自己去挑,挑不动啊!靠谁挑?阿弥陀佛就是我们的挑夫。

《无量寿经》说:

荷负群生,为之重担。

「我为众生、为你挑担子。」昨天,我一看那个挑担子的,我说:「哎,阿弥陀佛化身来了,他帮我挑担子。」──就是这样。

我们的业障,谁帮我们挑?阿弥陀佛啊!祂用六字名号大愿船,说:「上来上来,通通放上来,通通给你挑了。」运到西方极乐世界,随意使用。到极乐世界,我们可以成佛,可以到十方国土去拜见诸佛,也可以到十方国土去教化众生。

石头比喻我们业力深重;火轮船比喻阿弥陀佛慈力广大。

细沙沉水喻:自力了生死太难

沙子代表什么呢?沙子就代表那个大修行人,他有戒定慧,用戒定慧的金刚钻把贪瞋痴的石头打磨,磨到后来只剩下一粒沙子那么大的烦恼。但是,即使到了这么一种程度,如果不靠阿弥陀佛的愿力,他要自己渡过生死海,放在生死业海里边,他不能了生脱死啊!各位想一想,多么困难!

仗自己修持之力,要了生死,要达到业尽情空的地位,否则,纵令烦恼惑业断得只有一丝一毫,也不能了生死。「喻如极小之沙子,亦必沉入水中,决不能自己出于水外。」

不要担心自己业障重

一粒沙子放水里边,自然而然地沉下去了。不会因为沙子轻,就一定漂出来;也不会因为石头重,就一定掉下去。

你看,沙子和石头能不能到彼岸,跟它们的重量没有关系!只跟它们是不是乘船有关系。一粒沙子不乘船也要沉水,万斤巨石乘船也可以不沉水。

好了!我们能不能往生西方,跟我们业障轻、业障重没有关系的。听懂没听懂?

(「听懂了。」)

「哎呀!某某人,他是出家师父,他出家多少年了,他业障轻,他能往生。」他如果不靠阿弥陀佛,他也不能往生。他能往生,就是我也能往生。

所以,不因为沙子轻,就能自己漂出水面;不因为石头重,就一定掉到水里边。同样道理,不因为我业障重,就一定要堕落在三界业海当中;也不因为你业力轻,你就一定能够解脱生死轮回。你业力轻,要轻到什么程度?业尽情空、净尽无余,完全没有,一粒沙子那么大的烦恼业障都没有了,你才可以了生脱死。这个多困难!

我们虽然有千万斤重的巨石,但是,我们也可以安然到达彼岸。

担心自己业障重,就等于担心阿弥陀佛这条船太小了。阿弥陀佛大愿船能够载多少人?

设我得佛,十方众生,若不生者,不取正觉。

你看看,多大!十方众生的业障放上面,它一点都不沉的,照样成佛。

阿弥陀佛叫「无碍光如来」,阿弥陀佛是无量光,我们的业障像黑暗一样,你不要怕黑暗太深重了,把太阳光挡住了,说:「黑暗太深,把太阳光挡住了,太阳照不进来。」没那回事!太阳一出来,群暗皆消。我们一念「南无阿弥陀佛」,内心里边千劫、万劫、无量劫的业障、黑暗当下扫除。

6. 「专仗佛力」之文(佛力不论断证)

净土一法,专仗佛力。不论断证,惟恃信愿。(增广下.净土释疑序)

净土这一个法门,专门靠阿弥陀佛的愿力,不论你有没有断证的功夫(「断」是断烦恼,「证」是证菩提),你有没有戒定慧,有没有断惑证真,都不论。有断证,也不增加;没有断证,也不减少。不因为你是造业凡夫,阿弥陀佛就驮不动;也不因为你能伏断烦恼,就能够增加阿弥陀佛救度的威神。不增不减,所以不论断证,佛不用跟你论。佛如果跟我们论,我们都完了!我们通通没有断证。

净土法门,本来就是为那个没有断烦恼、没有证菩提的凡夫所开的法门。哪能再论断证?再论断证,他不就完了嘛!所以,不论断证,只论什么?只论信愿。

「惟恃信愿」:唯一的、能够依靠的,就是信愿——真信切愿。你是阿罗汉,能够断证,到了净土门里边,也要真信切愿,不然,这个门你进不来;你是菩萨,要入净土法门,也要真信切愿,念佛名号——「惟恃信愿」。

那么凡夫呢,说:「我是凡夫,我罪障重,我一点没有断烦恼,我一点没有证菩提。」这个也没有关系!阿弥陀佛也不论,不管你有没有断证,「惟恃信愿」,你也可以靠真信切愿,仰靠阿弥陀佛愿力。

「专仗佛力」怎么仗?不论我们的断证功德,也不靠我们的称名功夫,完全在于信愿。有信愿,就仗上;没信愿,就没仗上。所以说「惟恃信愿」。

7. 「带业往生」之文(佛力带业往生)

念佛法门,乃佛法之特别法门。仗佛慈力,可以带业往生。约在此界,尚未断惑业,名带业,若生西方,则无业可得,非将业带到西方去。(三编卷一.覆吴思谦居士书)

前面说不论断证,那还是业障凡夫,没有断烦恼,怎么能往生?这里就告诉你说:你可以带业往生。

那么,怎么带业往生呢?印光大师在这里又作了一个解释:

就在这个娑婆世界来讲,我们是凡夫,烦恼惑业还没断,这样就可以往生,所以说带业。

你到西方去了,就没有业带了,不是说把业带到西方去。

如果我们把业带到西方去了,西方就不是净土了。我们都造了下三恶道的业,这些业都带到极乐世界,那不成三恶道了嘛!哪里是极乐世界?极乐世界是光明世界,业障是黑暗的,黑暗遇到光就消失了,就不可能带到光明里边去。

比如说这个房间里边有灯光,隔壁房间是一片黑暗。现在请你到隔壁房间去给我带一盆黑暗过来,你能带得来吗?你用盆子在里面装、使劲装,端过来,一端过来就没有了,消掉了。

一样的,我们虽然是罪恶凡夫,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是无量光明土,我们的业带不去啊!在这个世界说带业,到净土就没有业可带。

片雪洪炉喻:消业往生

下面第二段法语,叫「消业往生」。

阿弥陀佛万德洪名,如大冶洪炉。吾人多生罪业,如空中片雪。业力凡夫,由念佛故,业便消灭。如片雪近于洪炉,即便了不可得。又况业力既消,所有善根,自然增长殊胜,又何可疑其不得生,与佛不来接引乎!(临终三大要)

这个比喻非常好!印光大师讲的话是很圆融的,讲得很生动、很贴切、很好懂。

阿弥陀佛的名号是「万德洪名」,具足一切功德,好像炼钢厂的大洪炉一样。

我们多生多劫的罪业,就好像空中的一片雪花;阿弥陀佛名号像大炼钢炉,那个温度有多高,热力有多大!

一片雪花,你想把它放在洪炉里边,你一靠近就消灭了,当下消掉,了不可得,没有了。这个叫消业往生。

有的人就怀疑自己说:「我业障重,怕我不能往生,怕阿弥陀佛不来接。」说没那回事。阿弥陀佛名号像大洪炉,你业障再重,像一片雪花,只要念佛,当下了不可得,业障消除,善根增长,佛自然来接引。

有人说「《华严经》里讲:若此罪业有体相者,尽虚空界不能容受。我们凡夫罪业很重,如果说每一个罪有形状、有体积的话,整个虚空装满了,都装不下了,这么多罪业!这里怎么说是一片雪呢?一片雪花很小、很轻啊!」

这是对机说法。如果就我们凡夫本身来讲,我们的罪业尽虚空界不能容受,我们生生世世以来,都在罪业里面打滚。但是,你跟阿弥陀佛六字名号一比,你尽虚空界不能容受的罪业,也像一片雪花,阿弥陀佛六字名号就有这么大的功德威力,尽虚空界不能容受的业障,跟六字名号大冶洪炉来比,就像一片雪花一样,没有任何问题。所以讲:「利剑即是弥陀号,一声称念罪皆除。」

消业往生 带业往生

净土法门有两种说法:一个叫「消业往生」,一个叫「带业往生」。这种说法都存在,道理是一样的。

如果就经论来讲,净土三经讲消业往生,像在《观无量寿佛经》里边,就说这个人念一声「南无阿弥陀佛」,当下消除八十亿劫生死重罪。这就是「消业往生」。

那么,为什么说「带业往生」呢?还是一句话,「我们还有业障,却又往生了」,这样说我们好懂,就说「带业往生」,其实是「消业往生」,因为如果业障不消掉,是不能往生的。因此,我们到极乐世界,大家放心!

坐船过海喻:带业即消业

这样矛盾的两句话,怎么可以讲?我想也可以打一个比喻,消业和带业都是阿弥陀佛的事情。

比如说我们坐船过海,也可以讲船带着你的重量,也可以讲船消掉你的重量。你一百斤,船给你带掉了,不用自己驮;那么,这个船把你重量一带掉,等于你的重量就消掉了,你不会沉到水里去。所以讲消业往生,讲带业往生,都是这一句「南无阿弥陀佛」,你就放心大胆,你只管念佛,都可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。

不是靠我们自己。靠我们自己带业,也会「带」——带业下地狱,是不是?你不能带业往生的,靠你带业,肯定下地狱了;靠我们自己消业,也消不了的。

所以,带业也好,消业也好,都是阿弥陀佛的事。我们只要念「南无阿弥陀佛」,就可以往生西方净土。

8. 「舍此无别」之文(佛力能救业力)

须知佛法,法门无量,若欲以通身业力之凡夫,现生即得了生脱死,离此信愿念佛求生西方一法,佛也说不出第二个法门了。

我很喜欢读最后这一句,我觉得印光大师特别慈悲,我读了这一句特别欢喜,「佛也说不出第二个法门了」,祂只能说这一个法门,「哎呀,我这个法门占上了,你看!我多自豪!我多幸运!」

以我们这样的通身业力凡夫,要今生了生死,除了这个法门之外,佛的大智能,也讲不出第二个法门。所以,大家要死了一条心,你不要说信愿念佛之外,还修密、修禅,你通通是搞第二、第三法门。今生今世要了生脱死,除了这个法门,佛都说不出第二个法门了,你还能发明第二个法门吗?很多人就是不老实,「释迦牟尼佛说不出第二个法门,我可以修第二个法门」──没有那回事啊!所以,大家要老实,听到这个话,心里宝此一行,「好啊!」

《法华经》的法门、《华严经》的法门、《金刚经》的法门,都是佛讲的,但是以我们这样通身业力的凡夫,修这些法门,你生生世世都在里面打滚,出不来的。一定要是善根成熟、上根利智的人,他才可以仗这些法门了生脱死。我们仗这些法门,今生决定没有办法,以这么业力深重的凡夫,在这么短的时间,这一生就要了生脱死的话,那只有信愿念佛这一个法门。这句话是从古到今、从今到后都不能改变的,这个就是规律,是金口玉言,就是如此。

大家如果念佛,说:「念佛希望不大,把握性不大!我再修修别的法门吧!换一个法门吧!」你要换,佛说:「我没有第二个法门给你选择了,要选只有这一个法门。」

结果这唯一的法门,十方诸佛都出广长舌相来证明、劝我们修的,你不修,再来学第二个法门,就退步了。

学任何法门都要回向求生极乐世界;学净土法门不要学其它的——「专一」。

9. 「两种深信」之文(佛力自然成办)

大家要晓得:仗自力修持,「自」有何种力?但是无始以来的「业力」!所以万劫千生,难得解脱。仗阿弥陀佛的弘誓大愿力,自然一生成办。(三编卷四.世界佛教居士林开示法语)

这是印光大师在世界佛教居士林的开示,是口语记录,很慈悲,对我们大众说:大家要晓得,你想靠自力修习,你自己有什么力量呢?

我们自己有什么力量?只有无始劫以来的业力。

生生世世都在这里轮回打滚,没有解脱生死轮回。

大家要晓得,仗自力不能够了生脱死,要深信靠自己不行。

第二个要深信什么呢:

要信佛力,信自己没有力量,信自己只有无始劫来的业力,只有万劫千生不能够出离;信阿弥陀佛的愿力,自然一生成办。

业力 自力 道力 佛力

这里有几个名词,我来说明一下:业力、自力、道力、佛力,这四个名词,大家把它分清楚。

「业力」,每一个人,不管是佛教徒,还是非佛教徒,都一样,我们都有业力,每一个人生下来都是带业力来的。

「业力」是指什么力量呢?就是指「贪瞋痴系缚力」,贪瞋痴的力量把我们束缚起来了,这是轮回的力量、堕落的力量。这个力量很大!各位啊!我们每个人都是业力冠军,发动机很强大,像火车一样,「呜-」转动了,往哪里开?往三恶道开──这个叫业力。

信佛不信佛都有业力,我们信佛的人怎么办?信佛的人就要准备对治这个业力。

所以,第二叫「自力」。

「自力」是什么力量呢?是「戒定慧修持力」。

「业力」是凡夫贪瞋痴的束缚力、轮回力。那么「自力」呢?我要修行了,才谈到自力,是指「戒定慧修持力」。你戒定慧能不能修持,到哪个程度?随着你修持程度的增加,力量会增加。这个还是凡夫。你修五戒,你还是凡夫;你在打坐,想修禅定,还是凡夫;你开了慧,还是凡夫。这是自力修行法门、通途法门。慢慢累积、慢慢加深、慢慢提高,达到什么程度?达到你戒定慧自力能超过业力,像一个大火车那么强大的力量,你能把它挡住,然后把它拉回头,你才有可能解脱生死轮回。结果你的自力不敌业力,业力大于自力,你还不是往下掉嘛!

第三叫「道力」。

「道力」是「伏、断、净──解脱力」。通过修行戒定慧,第一步伏住了贪瞋痴,第二步断除了贪瞋痴,第三步贪瞋痴断除干净了,你就解脱了。这样你才能够得道,这个就是圣者了,不是凡夫了,叫「道力」。

我们大家有没有业力?通身业力,满了,生生世世都是业力来的。

我们有没有修持力呢?可能多少有一点点,但是太微弱了。

我们有没有道力呢?绝对没有!你有道力,就能够伏烦恼、断烦恼、除烦恼。道力是指圣者断净烦恼,得到解脱生死轮回的力量。你有道力,你也可以解脱生死轮回。我们只有业力,没有道力。

那要靠什么?你要靠佛力了!道力没有,佛力再不靠,只有业力,就只能下地狱了,是不是?

「佛力」就是「愿、行、满──救度力」,阿弥陀佛愿行圆满救度的力量。阿弥陀佛,祂因地五劫思惟,发四十八大愿,又经过了兆载永劫不可思议长时间的修行,愿行圆满,而成为南无阿弥陀佛六字光明名号救度我们,这是佛力。我们虽然是满身的业力,一点道力也没有,但是,如果我们有佛力的话,我们就可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。

好!大家再复习一遍:

我们是业力凡夫,通身业力,我们想修持戒定慧,靠自力很微弱,不能够克服我们的业力,不能够达到道力解脱,所以我们就靠佛力。阿弥陀佛愿行圆满,功德凝聚在这句名号里边。我们信愿持名,仰靠这句「南无阿弥陀佛」救度的力量,往生西方极乐世界。

我们靠上了阿弥陀佛的佛力,还要羡慕阿罗汉的道力吗?不用羡慕了。

我们靠上阿弥陀佛的佛力之后,还要羡慕人家山洞里面打坐的禅定力吗?不用羡慕了。如果不靠佛力,就算禅定力深,达到非想非非想天,还在三界之内,没有出离,你说有什么力量?

而阿弥陀佛的力量,能让我们出三界,往生西方成佛。

两种深信:信自己无力,信弥陀有力

印光大师又说了,要有两个信,第一个:

信我是业力凡夫,决定不能仗自力,断惑证真,了生脱死。

这一点如果你还含糊,那你是太骄傲自大了。

这个要相信,相信怎么办?相信就要靠佛,不要靠自己,说「我修行,消我的业障,靠我自己断惑证真、解脱生死轮回」──不可能的事情,决定做不到!

第二:

信阿弥陀佛,有大誓愿。若有众生,念佛名号,求生佛国,其人临命终时,佛必垂慈接引,令生西方。(一函遍覆)

你光有第一点相信,没有用,我们还是死路一条。第二点就让我们有往生成佛的希望了。

这跟善导大师讲的两种深信是一样的。善导大师在《观经四帖疏》里面就劝我们要有两种深信,两种深信简单说起来就是:一要深信自己没有力量,只有轮回;第二深信阿弥陀佛有力量救度我们这个轮回的凡夫众生,你再怎样贪瞋痴烦恼无法消除,佛有力量救你,这一点要确信无疑。不要怀疑说:「我业障这么重,阿弥陀佛救得了吗?祂愿不愿意救我?」阿弥陀佛平等救度一切。

两种深信,首先要深信自己是一个业力凡夫,「靠我自己决定不能了生脱死,我自己的修持力决定不能达到断惑证真」。第一种深信就好像把我们杯子里面的水倒空了,你空了这个杯,阿弥陀佛的甘露水才可能灌注进来。如果我们内心里边觉得自己能修持,「我多少有一点力量吧!」那么,你这个杯子就没有倒空,你就有东西,阿弥陀佛的法水就进不来,进来也有杂质,你就不专,你就不纯。所以,第一个决定深信很重要。

有第一个深信自己是业力凡夫,你才可能有第二个深信,完全归投、仰承阿弥陀佛的大慈愿力。如果没有第一个深信,信阿弥陀佛的救度就是一个表面上的观念。「阿弥陀佛能救度众生,但是,是救度那个能修持的,有戒定慧的,像我这样的造罪凡夫,可能救不了」,这样就把自己排除在外了。

两种深信 一脉相承

所以,善导大师在《观经疏》里边开展两种深信,印光大师这里的法语意义也是一样的,可以说一脉相承。我们首先要相信自己是罪业凡夫,而阿弥陀佛救度的,就是我们这样的罪业凡夫。我们这样的罪业凡夫来念佛往生是刚刚好,是正机,是阿弥陀佛首要的、主要要救度的对象。不要在这里推推让让的,说:「让修行戒定慧好的祖师大德去往生吧!我这个凡夫怎么够呢?」

就好像我们到医院里去看病,说:「这个健康人,你身体好,你排队站前边,让你去看病吧!我这个病人哪里够资格呢?我这么重的病,不够资格来挂号,不够资格来看病。」──这就错了。我们因为重病,才够资格,越是重病,越要进急救室。我们是贪瞋痴业力具足的凡夫,我们要进南无阿弥陀佛六字名号的急救室。小小感冒伤风,那个不重要,他可以排在旁边,正常挂号。反而是我们正应该急切地获得阿弥陀佛救度。而阿弥陀佛的救度,正是以我们这样的造业凡夫作为祂首要的救度目标。就好像医生看病,是以重病、急病作为他首要的诊治对象。

所以,大家这里要明白,要有机深信。不是说我们自己果真是那么贤善,那样的有修持力,是因为我们自己把自己看大了、看高了。所以,《无量寿经》里讲:

骄慢弊懈怠,难以信此法。

有骄慢心、懈怠心,你很难相信阿弥陀佛的救度法门——内心发生障碍。

两种心理障碍

往往学净土法门的人,会有两种心理障碍。第一个认为说「我修持得好,你看我在持戒,我在诵大乘经典,我在种种的修行,所以阿弥陀佛会救我」,他没有机深信,他认为自己是很不错的,「我不是那么很差的造业凡夫!」

善导大师说:

决定深信: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,旷劫以来,常没常流转,无有出离之缘。

他没有这一点,「阿弥陀佛为什么会救我呢?因为我表现好,我会修行,我做了很多的功德……」这个是骄慢心,跟阿弥陀佛不相吻合的。

第二种人,「哎呀!我是造业凡夫,我完蛋了!阿弥陀佛不能救我了。」这两种都是错误的。要相信自己是罪业凡夫,阿弥陀佛就是要救我这个罪业凡夫。所以我们就会很老实的来念佛。相信自己是罪业凡夫,你就不会好高骛胜了,你心里面就很踏实,你就不会作怪,就会专念阿弥陀佛名号。

10. 「净土最要」之文(佛力自然成办)

净土法门超胜一切法门者,在仗佛力。其余诸法门,皆仗自力。自力何可与佛力并论乎! 此修净土法门之最要一关也。(续编卷下.净土指要)

如果这一关不过,净土法门你入不来。就是说:我们要靠佛力,不要靠自力。自力跟佛力怎么能比呢?靠我自己修持的功夫,那个差太远了。

不过这里须要解释说明一下。并不是说我们持五戒的,就不持五戒了;我们孝顺父母的,就不孝顺父母了──不是这样。只是说我们持五戒也好、孝顺父母也好,靠这些,要往生西方,是没有力量的,往生西方全靠佛力。世间做人,你还是按老规矩来,「敦伦尽份,闲邪存诚」,都应该这么做,它不构成解脱的力量,不构成往生。

我们念佛,完全靠佛力。

净土法门的本质乃是仗佛力

净土法门和普通法门的本质区别在于净土法门乃是仗佛力。所以,印光大师就说:「此是净土法门之最要一关也。」

我们修学净土法门,这个观念要清楚,这个理路要明白。

往往有的人说:「师父啊,我念佛不得力啊!」总觉得没有得力。

问题出在哪里呢?他就认为自己念佛功夫不好,心没有清净。其实他是信愿没有具足,也不明了我们净土法门是在仗佛力。他要靠自力修持的功夫,那要达到什么程度才能得力呢?永远心里没有底。

如果知道我们完全是靠阿弥陀佛的力量,你自然每一句佛号都有力量了──因为靠佛力嘛!「南无阿弥陀佛、南无阿弥陀佛……」,我们所得到的,都是阿弥陀佛的救度之力,以信愿感通阿弥陀佛。所以,你每念的一句佛号都很实在,不是觉得说佛是佛、我是我,「哎?我念佛不得力啊!」是因为不明了这个道理。如果明了净土法门在于仗佛力,像印光大师所说的,「拣去自力,注重佛加」,我们每一句佛号都脚踏实地,实实在在。

11. 「净宗切戒」之文(切戒藐视佛力)

好高骛胜者,每每侈谈自力,藐视佛力。不知从生至死,无一事不仗人力,而不以为耻,何独于了生死一大事,并佛力亦不愿受,丧心病狂,一至于此。净宗行者,所当切戒!(续编卷下.净土指要)

世间往往有这样的人,喜欢唱高调,喜欢显示自己高超,看不起平平常常、平平淡淡的净土法门,这叫「好高骛胜者」。净土法门看起来,并没有什么高超、优胜,就是念这一句南无阿弥陀佛,老阿婆、老阿公都会念。所以,好高骛胜者,他对这个法门不容易契入。他往往喜欢多谈自力修行,对佛力,他很看轻。

我们人从生下来到死,没有一件事不是靠人家,他觉得很习惯,挺好的。

小事情都靠人力,而不以为耻;为什么独独了生死这件大事,要靠自己不靠佛力呢?

老人家很慈悲,讲话都很简洁、直道,很恳切,骂人骂得也舒服。因为他很慈悲,不是瞋恨心骂出来,而以慈悲心来呵斥。说这样的人属于丧心病狂,居然达到这样的地步了。从生到死小事都靠人力,不以为耻;了生死的大事,佛力他不接受,说要靠自己修行,要自己修行戒定慧。

如果不是学净土宗的人,也只好随他去了。因为学其它宗派的,他就是要靠戒定慧修持,断惑证真。净土宗的行者,这个是我们的一条戒规,你要切实遵守奉行,不要犯这样的毛病。你学净土宗了,还不愿意靠阿弥陀佛的佛力,要靠自己功夫、靠自己修持,这就属于不明理。

小结:仗佛慈力

从第五到十一,总共七条文是说明仗佛的慈力,我们简单地回顾一下:

第五条,用两个比喻,来说明:信愿念佛往生西方,完全是佛力,不是自己戒定慧的道力。

第六条,说明怎么样专仗佛力?「唯恃信愿,不论断证。」

第七条,佛力既然不论断证,我们还是凡夫,有业力怎么办?阿弥陀佛带你──带业往生,也是阿弥陀佛消业往生。所以,不用担心。

第八条,舍了这个法门,再也没有带业往生的法门了。不可能说你充满着烦恼惑业,还能够解脱生死、能够往生成佛的。只有这一个法门,佛力能救业力。我们业力深重,要靠阿弥陀佛的愿力来救度。

第九条,虽然佛力能救业力,如果你不相信,你自心就有障碍。信自己无力,就会仰求阿弥陀佛的救度;信弥陀有力,心中就安稳。

第十条,说明净土法门所以超胜一切法门在仗佛力,这是修学净土法门最重要的地方。

第十一,不愿意接受佛力救度,这是净土宗的人最要戒止的。

本文链接:印光大师精要法语讲记 壹、安心篇 二、仗佛慈力

上一篇:刘雨虹老师谈病理

下一篇:别拿你的理所当然当成是别人的责任本分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