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刚经福音网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佛学知识

印光大师讲故事之辩异篇

时间:2019-09-10 09:20:11| 作者:

印光大师讲故事 之 辩异篇

光绪初年,关东有一混元门,每年归依者有十余万人。至十一、二年,以劣迹已彰,人多见恶。一年之内,尚有数万。近有出家魔子,拟欲大得名利,于三十年前即抄袭古人语录中成言,改头换面,谓是自己语录。而此魔子,一不通宗,二不通教,三无学问。恐人或谓己无学问,何能说此。特意用许多白字以实之。令人谓为真是大彻大悟,随口所说,词理超妙,其有不大恰当者,盖因不曾读书,不通字义之故。举凡《万法归心录》、《六祖坛经》、《寒山诗》中诗偈整个录来,换三、五字而已。所有言句尽皆如是。随便远近流布,然亦无大招徕。近又得一妙法,致令善男信女,相率归依。且道得何妙法便能如是?以此魔子,初则妄充悟道,人未归附。近则妄充得道,故得远近争赴,且自谓我所说法,令人易于得道。故一境若狂,咸相崇奉。妄充得道,须有事实,人方肯信。故肆无忌惮,随口乱说,常为人言,我能入定,超度亡魂,令其生天,或生净土。能知一切亡人,或生天上,或生人间及三恶道。又知某人生西方上品,某人生中品,某人生下品。由是之故,不但愚夫愚妇靡然从风。即不明佛理之士大夫,亦以为实属得道,而皈依信奉者日见其多。纵有智者斥其狂妄,由彼邪说入人深故,了不见信。

自古高僧,或古佛再来,或菩萨示现,然皆常以凡夫自居。断无说我是佛,是菩萨者。故《楞严经》云:“我灭度后,敕诸菩萨,及阿罗汉,应身生彼末法之中,作种种形,度诸轮转。终不自言我真菩萨,真阿罗汉,泄佛密因,轻言未学。唯除命终,阴有遗付。”而智者大师实是释迦化身。至临终时,有问所证位次者。答曰:“我不领众,必净六根。损己利人,但登五品。”是仍以凡夫自居也。五品者,即圆教观行位。所悟与佛同俦,圆伏五住烦恼,而见惑尚未能断。智者临终,尚不显本。意欲后学励志精修,不致得少为足,及以凡滥圣耳。今此魔徒,妄充得道者,乃坏乱佛法,疑误众生之大妄语人。此大妄语之罪,甚于五逆十恶百千万倍。其师其徒,当永堕阿鼻地狱,经佛刹微尘数劫,常受极苦,末由出离。何苦为一时之虚名浮利,膺长劫之惨罚酷刑?名利惑人,一至于此!——摘自《与泰顺林枝芬居士书二》

澍庵无论问何书,即能一一诵得清楚,一字不错。其人素未读书,何以如此?以业尽情空,心如明镜。当无人问时,心中一字亦不可得。及至问者将自己先所阅过者见问,彼虽久而不记,其八识田中已存纳此诸言句之影子。(看佛经亦如此,古人谓一染识神,永为道种,当于此中谛信。)其人以无明錮蔽,了不知觉,而此有他心通者,即于彼心识影子中,明明朗朗见之,故能随问随诵,一无差错。即彼问者未见此书,亦能于余人见者之心识中为彼诵之。此系以他人之心作己心用,非其心常常有如许多经书记忆不忘也。凡夫不了,将谓有许多奇特。究其实只是业消慧朗,障尽智圆耳。扶乩多是灵鬼假冒仙佛神圣。鬼之劣者,或无此通力。其优者则能知人心,故能借人之聪明知识而为之。纪文达谓乩多灵鬼假托,余与兄坦然扶乩,余能诗而不能书,余扶则诗词敏捷,书法潦草,坦然扶则诗词庸常,书法遒劲。所冒古人,问及集中奥窍,则云年代久远,不复记忆,故知非真。然此鬼之灵,但能于人现知之心,借而为用。于识田中有,现知中无者,或此义非己所知者,便不能引以示人。其去业尽情空之他心通,实有天渊之远,但其气分似之。

\

又《宋高僧传》载僧缄往王处厚斋。处厚读文章甚得意。因问读何文字。处厚言此我中进士策。缄曰:“风檐之下,有此从容乎?”于囊中取出一编,曰:“此非汝策乎?”处厚视之,即当日原策。处厚曰:“此吾后来笔削者。”缄曰:“吾固知非汝原策也。”因问师囊中何以有我此策?缄曰:“非但此策,汝自读书以来,乃至戏顽,一笔一画,吾囊中一一俱有。”处厚惊惧,不敢致问。澍庵但有他心通,未见其有神通。僧缄乃有他心通,而兼有大神通,能将彼心识中所现之书,现出形质以示其人,实非自己囊中存留而取出也。—— 摘自《复永嘉某居士书四》

王幻如,于宗门非无见处,但以不肯深研教理,兼亦绝未亲近知识,故只成一个宗门文字知见而已。其人于光绪廿一年乙未春至普陀,于法雨寺住持化闻和尚座下披剃,未受戒,居半载归家,而遂复为居士。初册中谓:“丙申至普陀,与化闻为知己,拟欲剃染,因家事促归。”其言行不相应,于此可见。光曾见其人,未与一言相交。问其常与相晤者,彼何行持?言:“亦不念佛,亦不看经”。其《明心录》中所说,半皆彼昔时《镜花集》中之言。其禅宗之意,实有所得。禅宗之行,实未措办。故致不知时务,妄投法药,致令无知无识者,学此空套子话,反拨弃经中实理实事以自盲盲人耳。其始终不露出朝代年号者,皆其意欲后世谓己是上古之高人而已。此全体是凡夫生死结业心,何尝有任运随缘、自乐天真之意!此等人亦不可赞,恐人因我赞而认彼为全是。亦不须谤,恐人因我谤而谓彼为全非。但子守子法,吾行吾道即已,那有闲工夫论他家不关己分之闲事乎。——摘自《复永嘉某居士书二》

\

明虞淳熙在天目山高峰死关静修,久之,遂有先知,能预道天之阴睛,人之祸福。彼归依莲池大师,大师闻之,寄书力斥,谓彼入魔粒笏觳恢印P胫У廊耍镀浯笳撸裨虻眯∫姹厥艽笏稹N鸬来酥志辰纾凑娴梦逋ǎ行胫弥韧猓娇傻寐┚⊥āH粢惶爸茨焉辖蛑镣硕椋豢刹恢!浴陡春位壅丫邮渴椤

本文链接:印光大师讲故事之辩异篇

上一篇:别让“一切随缘”成为你懒惰的借口

下一篇:初入佛门应该从那一部「佛经」开始学习?

推荐阅读